经济日报:不确定性影响石油市场预测

发布日期:2024-04-29 18:06    点击次数:54

  2023年国际原油市场整体走势可以说跌宕起伏、有惊无险。在以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屡次宣布减产的消息刺激下,油价在2023年上半年先抑后扬,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曾一度接近每桶90美元高位。但是到了年底,情况发生逆转。纽约交易所原油期货抛压严重,油价十分低迷。影响2024年国际油价的因素错综复杂,可以说,石油市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难以预测。

  一些重大不确定性因素仍然会影响今年世界油价变化。巴以冲突有可能愈演愈烈、不排除蔓延到中东重要产油区的风险;俄乌冲突和平解决遥遥无期、世界能源安全问题变得日益紧迫;诸如红海局势紧张这类突发性事件也不时敲打着石油市场敏感的神经。

  纵观世界石油市场百年发展史,真正决定中长期市场走势的都是全局性和战略性因素。因此,观察今年乃至今后几年油价走势,不妨抓住具有全球性影响的重大矛盾和突出问题研究分析,或许能帮助看清市场变化规律,了解价格剧烈波动的动因和内在逻辑。

  首先,2024年国际原油市场的最大看点将是美国页岩油卷土重来。美国成为最大产油国和最大天然气出口国之后,将在很大程度上动摇欧佩克的市场主导地位,甚或引发又一场争夺市场份额的价格战。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最新数据,2023年9月美国的原油产量达到1320万桶,截至12月,美国石油产量增长为100万桶/日。预计2024年年底美国石油出口量将保持较高水平,平均为500万桶/日。美国页岩油超高产量出乎意料。原因是随着钻井技术的改进提高,石油商们在不增加支出和钻机数量的情况下实现了更高产量。根据贝克休斯BHI的数据,过去一年美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平台的数量大约减少了20%。

  美国页岩油产量快速增加,给国际石油市场带来了两方面结构性重大影响。一是促使石油市场投机风向逆转。根据路透社2023年12月初的数据,华尔街交易商正在大量卖出原油期货,石油头寸已经从9月19日的6.8亿桶急剧下降到2.95亿桶,这是过去10年来相当低的头寸。二是迫使欧佩克特别是沙特重新考虑其战略,因为通过减产有效控制价格这条路很可能走不通了。在2014年到2016年间,沙特为了将方兴未艾的美国页岩油扼杀在摇篮里,曾孤注一掷地发动了价格战。历史会重演吗?

  其次,面对美国页岩油咄咄逼人的竞争态势,欧佩克正谋划着如何反击。必须关注的是,欧佩克特别是沙特在2024年有什么新动作。

  由欧佩克成员国和非欧佩克产油国组成的“欧佩克+”同意从2024年1月开始将石油产量削减100万桶/日。保证稳定较高的油价是欧佩克成员国的一致目标,也就是使各产油国的原油储备实现价值最大化。有人说欧佩克已将减产作为政治武器。原因很简单,石油出口收入是大多数产油国最主要也几乎是唯一重要的财政来源。

  问题是,在美国原油产量大幅提升和出口激增的情况下,欧佩克如何在控制供应以影响价格的同时,又能保持或增加其在全球石油产量和出口量中的份额?不占据绝对优势的市场份额就有可能削弱其市场影响力和定价权。尽管如此,欧佩克及“欧佩克+”在2022年生产了全球近一半的原油,并控制全球70%以上的探明储量。美国页岩油繁荣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削弱了欧佩克的市场主导力量。

  专家预计,欧佩克和沙特的解决方案仍可能是通过向市场注入原油来抵消飙升的非“欧佩克+”产量,从而将油价降至低于美国页岩油盈利门槛的水平。如果欧佩克及俄罗斯决定在2024年3月之后取消减产,并将大部分闲置产能上线,那么世界油价可能会暴跌30%至50%。当然这种情况比较极端,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更现实的选择是,通过“欧佩克+”成员国通力合作,在未来几年严格控制供应,努力平衡市场,并将价格保持在每桶70美元至80美元之间。

  从目前情况看,欧佩克需要解决的内部分歧还很多,未能就至少在2024年一季度的整体减产达成一致。沙特和俄罗斯力主继续减产,所以“欧佩克+”可能在年初再次干预,出台扩大或深化减产措施,以阻止油价出现滑坡。

  此外,欧佩克也成功邀请巴西等产油国加入联盟,其策略就是通过不断扩大全球产油比重和市场份额,以此巩固其市场影响力和定价权。

  再次,今年石油基本面怎么看。世界各大投行和石油机构的研究报告对于2024年油价走势有充分的研判。业内人士非常看重全球石油供求基本面变化,以及世界经济增长前景预测,认为基本面将直接影响油价波动。

  国际能源署(IEA)在2023年12月的月报中预测,创纪录的美国石油产量对“欧佩克+”来说是一个“巨大问题”。“欧佩克+”产量在2023年将下降40万桶/日,其市场份额降至51%,这是自2016年该联盟成立以来的最低水平。2024年全球石油市场前景大体上是看跌的,但总需求有所增加,尤其是来自亚洲的需求增加可能导致油价上涨,扭转2023年底的低迷状态。

  荷兰国际集团ING研究表明,包括伊朗在内的欧佩克拥有约550万桶/日的闲置产能。因此,“欧佩克+”如何管控原油供应,到底是继续减产还是大放水将是2024年油价走势的关键。预计原油市场供应仍将是供不应求,上半年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将为每桶80美元,而下半年的平均价格将达到每桶91美元。

  高盛则在近期将2024年的油价预测下调至每桶70美元至90美元之间。主要原因是美国原油产量出乎预料大幅增加,同时预计“欧佩克+”将坚持进一步减产,以稳定价格。花旗集团预测2024年世界平均油价为每桶75美元,这一立场最接近近期油价的实际情况。

  世界石油价格与地缘政治息息相关。2024年油价走势的最大看点还是美国与沙特之间的博弈。有消息称,美政府已经批准了墨西哥湾的三份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租赁拍卖。其中包括美国石油巨头康菲石油公司在阿拉斯加投资80亿美元的Willow油气钻探项目。美国作为全球最大产油国和天然气生产国的地位还将强化。“欧佩克+”如何见招拆招,有待深入观察。